萧萧萧辞儿

—我们在黑暗中 坚守光明—
破写东西的

/原耽/全职/恋与/许墨♡
许墨是心头好

原耽磕的cp太多了就不瞎逼逼了
周更鸽手 学业为重
取关随意♡

说实话,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。

就如同我喜欢许墨,如果有人现在来问我为什么喜欢许墨。

我想我会哽住。

如果说外貌显得太虚伪,说内涵又怕别人觉得我太做作,为了一个虚拟人物到这个程度。

我知道,我喜欢的是许墨这个人,他在我眼里就是人,即使我不能成为他的小蝴蝶,但我依旧爱他。

(我大晚上在干什么呢瞎bb)


【恋与f4】如果和他一起看恐怖片……

    我又来了!被恐怖视频弄的心神不宁。


      性感萧辞在线杀妈(?)

  • 极度ooc注意

  • 有私设 严重

  • 文笔被我自己吃了系列

  • 内含李/许/白/周  顺序随机



那么,和他一起看恐怖片,会是什么样的体验呢?



  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











【李泽言】


  今天的李泽言好不容易早下班了一会。


  刚回到家,一打开门便是从电视里传来的一声尖叫,紧接着的是女孩小声的惊呼。


  “你又在干什么?”


  李泽言有些无奈,沙发上那小小的一团明明白白地摆着这人分明怕的要命,却还是作死看这么血腥的场面。


  “李……李泽言!你回来了!”女孩声音有些小,可能是刚刚被吓到了,显得有些无力。


  “怕成这样还要继续?”


 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些,声音里似乎都染上了些笑意。依旧有条不紊地把西装外套在衣架上挂好,又随手回了几个短信。


  抬头便是女孩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的神情。


  李泽言无奈地叹口气,过去准备关掉电视。


  女孩大声阻止道“啊啊啊李泽言你别关别关,最近那期节目有恐怖元素,我现在必须得克服!”


  那眼睛里都是水汽,下一秒就会掉下来眼泪似的。


  李泽言只得作罢,缓步走到女孩旁边坐下,不由分说直接把女孩拉入自己怀里。


  “真拿你没办法。”


——“啊啊啊啊李泽言这个鬼好吓人啊啊啊啊!!!!”

——“……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别想再看了。”

——“我错了TAT”


  










【许墨】


  许墨还没到家,就在门口听到了女孩的尖叫声。


  他急忙进屋,却看到了女孩跌坐在地上的窘迫身影。


  他不禁轻笑出声,把女孩扶了起来,柔声问道“怎么了?又在看恐怖片?”


  许墨自然是早就注意到了电视机里时隐时现的鬼影和阴森的音乐,不过他没想到,女孩居然已经敢自己一个人看了。


  “最近在准备一个节目……主题是这个,所以……啊!”


  话音未落,电视机中又有了女鬼的身影,音乐陡然一转,把女孩吓得不轻。


  这一吓,女孩直接抱住了许墨,整个人跟树懒一样赖在许墨身上了。


  许墨失笑,揉揉女孩的头,叫她坐在沙发上,便要关了电视,却又被女孩制止住了。


  “别……别关!不然我节目就做不好了!”


  女孩一脸执着的神色让许墨根本想不出理由拒绝,只好把女孩轻放在沙发上,又找了个薄毯给女孩盖上,自己坐在旁边。


  像是无奈又像是宠溺


  “那就只好放弃工作来陪你了,毕竟,你和工作,还是你比较重要。”


——“啊啊啊啊啊许墨!!!”

——“害怕的话,就到我怀里来吧。”


  














【白起】


  今天是白警官休息的一天。


  中午吃完饭便见到女孩郑重其事地拉好窗帘,整个房间都黑黢黢的,正当白警官想去拉开窗帘,并顺便教训一下女孩应该多晒太阳时,手被女孩紧紧握住。


  “白起!不能拉开!”


  “为什么?”


  女孩面对白起的疑问,挣扎了好久才憋出一句


  “氛围!”


  白起还在疑惑什么氛围,便被女孩一把拉到沙发上,他只看见女孩摁下播放键。


  “看电影?”白起这么问道。


  “嘘嘘嘘!气氛!气氛!”


  白起也不清楚到底要干什么,只得由着女孩紧紧握住自己的手,既然她要看,陪她看看也无所谓。


  没过一会,白起就明白为什么需要氛围了。


  电影中带血的鬼脸对女孩来说着实可怖,白起的手被紧紧握着,女孩的脸色也是异常的苍白。


  白起有些担心,开口询问道“要不要关掉?我看你好像很不舒服。”


  女孩的思绪从电影里被抽出来,却又坚定地摇了摇头,继续补充道:


  “新一期的节目是恐怖元素的主题,我怎么说也得提前做个功课!”


  白起哑然,没等他接话,女孩下一秒直接惊叫出声,看来是被吓得不清。


  再下一秒,女孩便被白起拉入怀中,耳边是他强有力的心跳声。


  


  ——“白起那个女鬼又来了啊啊啊啊啊!!!”

  ——“有我在,别怕。”


  


  














【周棋洛】


  “薯片小姐!”


  今天周大明星回来的格外早。


  “啊,洛洛,你回来啦?”女孩手中还拿着碟片,上面是一个女鬼满脸鲜血。


  周棋洛的嘴角不动声色地抽了抽,小声问道“薯片小姐……你要干什么啊?”


  女孩头也没抬,回答道“看恐怖片啊”说着把碟片放进放映机中。


  “哈……哈哈,这样啊,那我先……”


  周棋洛尬笑两身,转身就要逃跑,没成想却被女孩紧紧抓住了手腕


  “洛洛——陪我一起看嘛——”


  女孩故意似的,句尾都故意拉长了些许,周棋洛受不住,便认命坐下。


  若是没有同意,女孩肯定会继续她的撒娇攻势,周棋洛知道自己肯定会耐不住,干脆直接同意了。


  电影放出后,两人都屏息凝神。


  后来,整个屋子都充满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。


  再后来,周棋洛的微博更新了:


——  “周棋洛V:以后再也不会碰恐怖片了。”


  


最近可能后宫游戏玩多了

我好想写独宠一人的剧情!!!!!!!


【许墨x你】哑·肆

  • 我我我终于更新了,这次是真·忘了密码,找了好久。

  • 文笔被吃了系列

  • 女主严重私设!!!不许打我!

  • 前篇见合集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“先生,您点的餐。”


  时间恰到好处,许墨刚好整理好论文初稿。


  菜色很丰盛,不会过于奢靡,也恰到好处体现出了高级感。我们两人都没有动筷子,似乎都在等着什么似的。


  “我……”


  “啊……”


  我和许墨两人同时开口,不过他能清晰地说出汉字,我只能说出支离破碎的几个音节罢了。


  许墨笑了笑,并没有要继续说的意思,冲我微微颌首。


  我准备在本子上写下来,却不料本子被许墨轻轻抽走,只留我的手悬在半空。


  “试一试?”


  他轻轻说道。


  我明白他的意思,他想要我开口说话。


  不可能成功的,这么多年以来我不是没有尝试过,可每次发出的音节实在是可以用魔音来形容,连我自己都受不了的声音,旁人又怎么可能接受。


  我的声带是有些受损,但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小手术的事情罢了。院长根本不同意我去参赛拿奖金,更不可能自己掏钱为我这么个人做手术,这件事就这么搁置了


  那时的我,早就已经明白自己的处境。做手术这事是不可能了,便直接放弃,我又不爱与别人交流那么多,不说话也没什么大碍。


  我愣了半晌,只听许墨一句“没关系。”


  也对,他是脑科学教授,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我在想什么 


  可真的没关系吗?嘶哑的声音,模糊的音节,以及……暴躁的脾气。无论哪一样都不值得人们去喜爱去关注吧。


  我执拗地看着许墨,想要让他把本子还给我。


  许墨依旧是保持着人畜无害的微笑,却丝毫没有把本子给我的意思。


  我灵机一动,掏出手机,手在键盘上快速地打着字。


  『?』


  手机的字体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可爱或者凌乱,就是很正常的默认字体,看起来倒是毫不费力。


  “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,对吗?”


  许墨依旧未动,眼睛里的光芒却愈发的刺眼


  我明白,我甚至没有一丝的疑惑。


  可我不敢 。


  不论平常装的多么强大,我总归还是有自己的伤疤。而伤疤被人揭开时,总是会痛的。我一直很懦弱,不敢去揭开这个伤疤,也不敢再去面对苦难。我强迫自己向前看,绝不能困在之前的伤痛之中。


  我又摇摇头,我不想唯一一个能够了解我的人,再次离开。


  许墨也不恼,把书写板交回了我的手上。他沉默半晌


  “如果你的论文成功了,那么答应我一个要求吧。”


  他没有直说,但我心里很明白那个要求是什么。


  我不愿答应他,正在准备把想好的一系列借口搬出来时,他突然握住我的手腕


  我仿佛触电一般,猛的把手缩回来,这次,变成许墨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了。


  “别那么着急拒绝,你要尝试着相信我。”


  我看着他的眼睛,心里突然想出一个疯狂的想法“说不定这次真的可以成功。”


  但这想法还未在我的脑中呆两分钟,就被我抛弃了。


  我还是不敢再相信任何人,即使是许墨。这两个多月,我似乎已经不再惧怕与他交流,每日每夜的学习似乎都让我忘了我还是个人。一个有血有肉,具有情感的人。


  我不得不承认,是许墨找回了我的情感,他很会引导,我也很享受拥有情感的生活。有时我会恼,会哭。可那个所谓的“爱”,直到现在,我还是不能理解。


  为什么呢?我常常这样问自己。


  答案一直盘旋在脑边,却总是找不到真正的答案,我想,要是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,或许就能理解什么是“爱”了吧。


  我收起资料,脑中还在梳理刚刚发生的种种。


  实在是太疯狂了。


  这场闹剧也就此结束,我们两个在这以后都心照不宣地避开这个问题,全力准备研讨会。


  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拿到许墨的推荐后,我很顺利的进到了最后的阶段。


  若是这次成功,我便要去完成自己一直所期盼的事情了。


  “你说,这次那哑巴能不能成功啊,我看她好像挺自信的样子诶。”女生在我旁边说着,大概是以为我听不见,倒没因为我在旁边收敛一些。


  “切,怎么可能?就她那样?我看到时候就算赢了也是走后门。”另一个女生不满道,话语里充满尖刺。


  我瞥了一眼她们两个,权当她俩是空气。没必要为无关之人浪费感情。


  研讨会上,并没有许墨的身影,我找了很久,却连他半点影子都没看到。我皱皱眉,拿起手机给他发消息。


 消息也如同石沉大海,没有任何回应。


 之前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会他都会准时到场,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会议,他会不见踪影。


  我心里无端生出一种异样感,虽说没有许墨我也能完成的很出色,我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信心,花了将近一月筑成的心理防线在这一刻轰然崩塌。


  我似乎明白了——爱。


  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研讨会过的异常漫长,我的心思却早已不在会上,每个人的课题只听了个大概,心里早就下了定论。


  这次的课题我还算擅长,再加上许墨的加持,这次研讨会是势在必得了。


  可许墨到现在都没有出现。


  我越来越焦躁不安,手心早已汗流不止,明明室内温度不高,缺硬生生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
  我才发现,原来我早已离不开许墨了。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“抱歉,我现在在赶回去的路上,希望能赶上你精彩的表现。”


  一条语音发过来,我的心猛地就沉静下来了。


  许墨可能有着什么神奇的魔法吧。


  我匆匆将手中的余汗擦干,认认真真打字回了消息,最后再看一遍材料。


  由于我不能说话,我提前将所有需要的讲解由机器录制下来,单调的女声显得格外突兀。


  不过没关系,这里可是我的主场。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研讨会结束了,我毫无悬念的胜出了。


  校园贴吧上早就已经开始议论这事,几个挑事的帖子迅速飘红。


  不过,我早已没心思去管这些人了。


  最可惜的是,许墨最终还是没有赶上。但没关系,我们还有很多时间。


  我赶到校门口时,我看到许墨微笑着朝我招手。


  盛夏的微风轻轻拂过,将一切往事一并带走,留下的,是无尽的希冀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全文完——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《哑》到这里就全部都结束啦,感谢各位的支持,在这之间我也鸽过很多次,不过总算是写完啦。

       对于以后的治疗嗓子这一部分会放到番外里面写!不会鸽的!谢谢大家!

       这篇其实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挑战吧,真的没有写过这么猎奇的范围的。我不是很了解这些东西,但我写这篇的初衷是能够让更多人能够尊重残疾人。(莫名其妙写成这样了)

        以后这篇多多少少还是会改改的,因为我自己确实也对这一篇不是特别满意,太过于追求速度却没有保证质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啦,就说这么多!感谢各位的支持!以后请继续关注《哑》!谢谢!

       

声声,我答应你,不再哭泣

大半夜看完了声声的故事……自顾自给他写了封信,大晚上激情摸鱼。

文笔差请见谅。

















亲爱的声声:

  不知不觉你已经走了好久了,姑娘们也等你回家好久了。

  想想,我很高兴能遇见宋声声,他那么好,那么潇洒,那么……帅气。你一直说你比较帅,所以要保护我们,声声,你做到了,而且你做的很好,你看,姑娘们都被保护的好好的。

  你曾经说过,让我们不要哭泣。我答应你,我不会哭泣,声声,你从来都没有给我们带来过灾难,那个十八岁的女孩,她绝不是因你而死。我们共同守护着宋声声,我们共同爱着宋声声。

  声声,我很抱歉直到你走了我才知道你为我们付出了这么多,你怎么就不能稍微把自己放到前面考虑一些呢…

  姑娘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你,一如你爱我们。姑娘们都很坚强,因为她们有宋声声,因为宋声声,她们才能在面对人生的黑暗时,毫不犹豫地冲破这片黑暗。

  因为我们有宋声声啊。

  声声,姑娘们都长大了,现在就让姑娘们来保护你吧。

  声声,愿我们来世还能再相见。

  &

你的姑娘

2019.5.8


【许墨x你】哑•叁

  • 我终于更新了


  • 女主私设 私设 私设


  • 严重ooc  严重私设


  • 文笔被自己吃了系列


  • 前篇见合集

 


对不起对不起!!!这几天实在太忙了只能更这一章...先是被复联伤透了心又是被sei迷惑了,导致从此君王不早朝(什么)  


很感谢大家能喜欢哑...下周就期中考试了!!考完会有补偿!!信我!!


跪求老福特爸爸不要再限流了呜呜呜..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距离上次那件事,已经有一星期左右了。


  帖子热度来的快降的也快,不过那个楼层盖的是史无前例的高。


  毕竟一个高情商又好看的教授,和一个高智商却长相平平还残疾的女大学生的绯闻,很有爆点。


  不过当时那句回帖倒是造成了轩然大波,所有人都猜测那个A到底是谁,我自己心里有了些答案,却一直没有去确认。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凌晨3:00


  这个课题已经筹备了很久,论文的初稿我也拟定的算是差不多。学术研讨会的日子将近,如果再不拿出点实力,那我有后台的谣言怕是就要坐实了。


  这次我还真是冒险,明明才是大一新生,却想要攻克大三的题目。


  不过还好,我的理解能力还不算是太差,侥幸弄懂了这个课题,还写了篇论文出来。


  不过现在有个问题


  ——没有指导教授推荐的话,是不能参加这次研讨会的。


  经过上次那件事之后,我基本上臭名远扬了。朋友本就不多,更别说跟哪个教授打好关系,我现在甚至连些教授的名字都叫不上来。


  唯一算是熟的,大概只有许墨一个人了。


  怎么又开始想他了……


  我按按眉心,这几天超负荷的研究到底是为了什么?我现在甚至连能不能进去那个会议室都是未知,盲目的努力……真的能成功吗


  ——『来谈谈?』


  通知铃声把我吓得一个激灵,大晚上有谁会给我发消息。


  显示的是许墨。


  这次事情之后,我倒是看开了很多。他们说我有后台有背景,我也不在意了。有什么不会的直接去问,虽然那些女生都目光还是令我有些焦躁,但这几天我和许墨的关系确实近了些。


  ——『怎么了?』


  我是后来才知道,许墨和我年龄相差并不大,再加上他自己又平易近人,我没心没肺,索性对他也省去那些不必要的恭敬了。


  ——『最近的学术研讨会,你听说了吗?』


  又是秒回。


  我很佩服许墨能每天熬到这个点都不去睡觉,而且精力还这么充沛。


  不过比起纠结这个,我更在意微信的内容。


  ——『有。』


  我想也没想,直接回复了这个字。


  这么好的机会,不抓住更待何时,我已经迫不及待见到那些人目瞪口呆的样子了。


  真是让我激动,很久没有如此强烈的胜负欲了,那些不堪入目的话语,我一句句都铭记在心,这一切,我会叫他们加倍偿还,他们用言语中伤我,那我就用实力打脸他们,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,我才是那个屹立在顶端的人,而他们,只是一群蝼蚁。


  仅此而已


  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


  我通常做的都比较狠,如果真的触碰到我的底线,我是绝对不会退让半分。假设这次只是无关痛痒的小谣言,我也就忍忍就算了,后面居然愈演愈烈,已经上升到了人格的侮辱、


  很不凑巧,我最恶心,也最憎恶的,就是对自己毫不知情的事情指指点点的人。


  你以为我会唯唯诺诺,像只任人宰割的兔子。


  不好意思,我是在暗处蓄势待发的猎豹。


  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“论文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
  许墨在问我。


  这个男人总是能够洞穿人的想法,不仅仅是我一个人,几乎是所有人,他总是能透彻的看清那人的内心,轻而易举。


  而我,却连他的心门都从未打开过。


  我有些沮丧,又打起精神,抽出写字板【初稿已经写出来了,还没有开始精修。】


  “找到推荐教授了吗?”


  我摇摇头,许墨还是笑着的,似乎早就知道了我的答案。


  这些天,我积攒了太多的疑问。“那个A到底是不是许墨?”“如果真的是他,为什么要回帖帮我?”“他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
  我看不透他,可我在他面前却真的如同任人宰割的兔子。


  “今天下午放学之后,来遇见餐厅找我吧,把你想问的都问出来。”


  许墨依旧笑着,没有做过多的停留,只给我留下了一个背影。


  我愣在原地,良久。


  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我本不想去赴约,鬼使神差的,我已经坐到餐厅里了。


  “小姐,需要什么吗?”服务生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,我已经坐在这很久了,她却没有一丝不耐烦的样子。


  训练有素。


  我这么想着,又摇摇头。


  【抱歉,我在等人,我想等他来了一起点。】


  服务生小姐微笑着点点头,竟没有对我是个哑巴做过多的评论,默默退到一边了。


  这家餐厅装横还不错,我有段时间没来过外面用餐了,竟有些怀念以前风餐露宿的生活来。


  “抱歉,等很久了吧?”


  是许墨。


  他换下了之前常穿的白大褂,一丝不苟的白衬衫,领口却没有完全扣好,长袖的袖口被随意的挽起,之间带着些不羁的意味,下身的牛仔裤服服帖帖地贴在腿上,倒是把这人的腿衬的修长笔直,一身行头倒是十分清爽。


  我一时恍了神,似乎还从未见过他便服的样子。


  我又摇摇头,从包里掏出些零散的资料,上面花花绿绿的笔记有些晃眼、


  “没点菜?”


  他好像不是来谈事情的,只是单纯吃个饭一样。语气轻快极了。


  我又点点头,埋头写了一句


  【你没来,我也不好点菜。】


  他笑笑,没说什么,轻车熟路地叫来了服务生小姐,嘴唇一张一合在说些什么,我离得如此近,却听的模糊。大概就是点些他喜欢吃的菜吧,这些我倒是没太过在意。


  服务生小姐的脸居然红了?


  我不知所云,这样的场景教室也不少出现,倒也对我造成不了太大的冲击。


  他点完菜就顺手抄过了桌上的资料,从胸前口袋里拿出支钢笔,钢笔上好像刻了几个小字。


  许墨用那支钢笔在我的初稿上勾勾写写,不时撩一下额前细碎的发丝。他好似进入了他的世界, 一个谁都不能打扰的世界。


  我就那么静静地坐着看着他,默默无言。夕阳的光洋洋洒洒的照在我们两人的身上。


  恩,暖洋洋的。


  借着淡淡的光芒,我看向了那支钢笔。


  我看的真切,却又似乎朦胧。


  钢笔上面用烫金字体刻着


  ‘Iridescent’


【许墨x你】哑•贰

 

我终于更新了


女主私设 私设 私设


严重ooc  严重私设


文笔被自己吃了系列


前篇见合集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接上

   ——“有时间吗?我想和你聊聊。”

  这句话直愣愣地摆在手机的界面上,已经有五分钟了。我却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,拒绝和接受,感觉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。

  ——“教授,我先睡了,明天还有课。”

  ——“你也早睡吧。”

 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回复,只好随便扯个借口。为了显示出我听进去他的话,我特地把“您”换成了“你”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是相信许墨会注意到所有的细节。

  我没打算睡,我不知道这样做许墨会不会生气,我这样好像有点……不尊重他。

  ——“那……晚安。”

  ——“下次再见面,叫我许墨吧。”

  好像没生气。

  我今天的情绪起伏好像有点大。

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市第一医院。

  “医生您好,我这几天情绪有点不太对劲,做了个复查,这是我的化验单。”

  我递过纸板和化验单,顺便在旁边批注了一下我是个哑巴。

  我轻车熟路地来到医院,这几天都情绪确实不太对劲,以防万一我还是来医院查看一下

  医生愣了一下,似乎是没想到残疾人居然能这么独立地来心理科。“好,那我们先做个……哎?人呢?”

  医生仔细端详了一下化验单,抬起头准备叫病人去仪器旁检查,却没看到一个人。

  我朝着医生挥了挥手,他似乎有些诧异,又只得尴尬笑笑。

  我来过医院太多次,有一段时间的复查也是反反复复,再加上本就不错的记忆力,身体早已快过大脑做出反应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小姑娘,叫你爸妈来一下吧。”医生看着手中的检查单,眉头一直紧锁着,大概是新手医生,病情都摆在脸上了

  “不用了医生,给我就好。”我轻叹一口气,大概是我看起来很小,以至于他都没有注意病历上的名字,理所应当的认为我是未成年人。

  “不行,未成年人的状况必须跟监护人交代清楚!你父母呢?”医生看起来很年轻,大概是电视剧看多了想要拯救面前这个孩子,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正义。

  “我没见过我的父母。”

  “还有,我是成年人了。”

  我拿着纸板,朝着医生眼前晃了晃。

  我拿出身份证摆到他面前,似乎在叙述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我连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都不不知道,何来悲伤这一说

  医生似乎有些愣住了

  “请问可以告诉我了吗?”纸板被我拿回,又唰唰写下一行字。

  我神色平淡,这一切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,太多人对我露出过这种神情了,我早已习惯了。这种诧异中带着些许怜悯的眼神,我太熟悉了。

  “你要有点心理准备……”医生的声音很低沉,看了眼病历又沉重地凝视着女孩,原本想要给女孩几分钟时间做个心理建设,结果发现女孩神色平静,根本不需要这种东西。

  我点点头,算是表示自己准备好了。

  “你焦虑症恶化的很严重了,而且是在最近这段时间的。我们现在都建议是药物辅助治疗,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的心态。”医生说了一大堆,我却一点都没听进去。

  我有多久……都没来医院了?

  只是因为这点破事,我居然就恶化了

  “一定要重视这个问题,再这样下去你的病会变得不可控的!”

  那医生看我一脸心不在焉,便陡然提高了音量。

  “不用药物了,谢谢。”

  我飞快写下一行字,诊断书都没来得及拿,便飞一样的跑了。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我该怎么说呢?

  我对于我的病心里一直很有数,但是面对现在的情况,我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这个病确实变得越来越不可控了,我自己也能清楚地感受到,可当诊断书明明白白地摆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还是有些心焦。

  我不想再回到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了,我也不想再回到医院了。

  这一切的源头,是人性。

  几乎所有医生都在告诫我,用药物辅助治疗,我却一直没有答应

  我害怕吃药,很害怕。也许是在孤儿院时候被院长当做试药小白鼠留下的后遗症,如果不是院长近乎疯狂的灌药给我,现在的我说不定还是一个正常的女孩,我能拥有常人的情感,我也不会成为一个哑巴。

  我看着手心的纹路,微不可闻地掉了一几滴眼泪。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人是很奇妙的生物。

  许墨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个女孩,她明明不是最会讨人喜欢的,也不是最引人注目的,他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投向女孩。

  ‘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’

  许墨想了想,又拿起手机看到昨晚的微信聊天界面,撑着头无声地笑了。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震惊!她一直频繁进出医院,原因竟是.....”

  学校贴吧的推送来的很快,我想也没想点开了界面。

  里面的主人公不是别人,而是我。

  -采星星;“我靠,这女的不会是去医院动刀子吧,还带个口罩!噫!好恶臭啊!”

  不是的,只是外面太晒了而已。

  -仙女仙女我就是仙女:“我觉得他可能是去找她后台的,毕竟人家没后台怎么来的我们大学?嘻嘻。”

  我从未有过后台,今天的成就,都是我一步一步自己走出来的。

  -扒皮小能手:“经过我多年的判断,怕是去打胎吧?这女的一看就私生活混乱。”

  什么?

  现在的人说话都可以不经过脑子,可以没有证据的随意猜测的吗?

  -星星星星:“我-操-,不会是许教授的吧?”

  -仙女仙女我就是仙女:“楼上你给我闭嘴!许墨能看上这种人?”

  -大肥肥;“许墨能看上这女的?怕不是眼瞎。”

  一条条评论在我的脑子里盘旋,尽管我根本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,是哪个系的。可我竟然可以清楚地想象出这些人的打字时的神情,他们窃喜的神情。

  我有些恍惚。

  孤立无援的感觉真的很难受。全部人诋毁你的学历,你的背景,你的私生活,甚至人格。

  他们依旧理直气壮。

   难道这就是他们所坚信的正义?他们的正义就是用语言中伤他人?

  我抱着膝盖,竟一点也哭不出来。

  我看看墙上的钟表,只觉得脑子里混乱无比,他们好像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贴吧中还在如火如荼地讨论,房间却寂静无比。

  “呵。”

  房间里传来一声轻笑。

  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贴吧中突然更新一条评论。

  “感谢各位让我看到了人性的丑恶。”

  下面紧跟一条回复  

  A:“一切特立独行的人格都意味着强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后哑确定是一周一更啦,下周先断一下因为快考试辽!

哈哈哈接下来就是女主的反击之路啦!谣言止于智者!

“一切特立独行的人格都意味着强大。”---加缪

最后的A,猜猜是谁吧?

同性无罪。

生而为人,没有谁需要抱歉。


【恋与f4】我会一直伴你左右

当你患有精神疾病..他们会怎么办呢?

内含许/白/李/周

  • 严重ooc注意  女主私设

  • 因为涉及到专业领域我也只能按照百度描述的临床情况来写,有不对的地方请见谅

  • 文笔被自己吃了系列

  • 写这篇文就是希望精神疾病能够被重视...

  • 希望每个人都能被温柔以待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【许墨】


  (抑郁症)


  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接到医院的电话了。


  他匆匆赶到医院,病床上的女孩面色发白,双目紧闭,嘴唇毫无血色。明明是二十多岁的年纪,却憔悴的不像话。


  许墨看着床上的女孩,叹了口气。他又轻车熟路地去缴费,又一次遇见了主治医师。


  “你们做家属的怎么回事!病情已经恶化倒这种程度了还让病人一个人在家?!”


  主治医师情绪很激动,这个女孩算是他这里的常客了,他对这个女孩印象很深。


  ——这个女孩,一直在自杀。


  她对自己异常的狠,手腕上错杂的刀痕足以证明这个女孩到底对这个世界有多么失望,对自己有多么失望。如今旧伤未愈又添新伤,手腕上层层的绷带似乎就没有揭下来的时候。


  许墨在一瞬间有种错觉——女孩的皮肤已经白过绷带了。


  他坐在床头,手抚上了绷带。


  “如果你走了,画家就真的再也见不到蝴蝶了。”


  


  【白起】


  (焦虑症)


  “咚!”


  声音很大,似乎是人重重倒地的声音。


  白起想都没想直接冲进了女孩的房间。


  女孩跪在地上,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头,指尖的苍白与栗色的头发形成了异常鲜明的对比。


  “没事了……没事了……”


  白起将女孩抱起,轻轻地抚着女孩的背,用温柔的语气一遍一遍地安慰着。他感觉到怀中的女孩抖的厉害,却又毫无办法,他从未这样无力过。


  “白起……我怕……”女孩带着哭腔的声音一直萦绕在白起耳畔,女孩现在经受着什么样的痛苦,是他想象不到的,他没有办法,一遍一遍地安慰着女孩,一次又一次为女孩擦去泪水。


  这个过程仅仅持续了十分钟,白起却觉得似乎有半个世纪之久。


  他轻轻地把哭到脱力的女孩放到床上,又小心翼翼地掖好被角,在女孩额头落下一吻。


  “愿梦中你不会被梦魇困扰。”


 


   【李泽言】


  (躁狂症)


  李泽言回到家,就看到地上散落一地的资料,里面还夹杂着些零零散散的瓷片。


  卧室里发出了轻微的响动。


  李泽言轻轻推开房门,看见女孩蜷在角落,见到李泽言来了便大吼出声


  “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!!!”


  女孩又生气了。


  李泽言可以确定。


  女孩每天都是这样,常常用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来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,可每次发泄完,她又会哭着说自己不想这样。


  女孩双目通红,似乎是哭过了。几根手指还渗着血珠,缓缓地打在地上。


  “怎么又受伤了?下次不要再摔盘子了,好吗?”


  李泽言耐着性子哄着女孩,又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来绷带,想要给女孩处理伤口。


  女孩似乎还是很委屈,又大叫道


  “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!你离我远点不好吗!给自己找什么麻烦?!”


  女孩的泪珠大滴大滴地砸在实木地板上,刚刚那句话仿佛是用尽了女孩全身的力气,直接脱力坐在了地上。


  李泽言慌忙把女孩扶倒床上,熟练地帮女孩处理着伤口。


  “李泽言……为什么?”女孩沙哑用沙哑的声音问道。


  还没等下文,李泽言抬头,认真的盯着女孩


  “因为是你。”


  因为是你,所以你的一切我都不会厌弃。


  


  【周棋洛】


  (情感障碍)


  “大家好!我是周棋洛!”电视的声音很大,在寂静无声夜晚显得格外突兀。


  女孩环抱着双臂,缩在沙发的角落里,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机里面的人。


  “薯片小姐!我回来啦!”


  女孩闻声抬头,周棋洛按时回到了家,笑意都快要溢出来了。


  女孩学着今天看的电视剧里面的样子,轻轻回了一句“欢迎回家。”


  但没有任何情感,甚至没有多余的音调。女孩的表情也是那样淡漠疏离,似乎刚刚说的只是一句对陌生人的话。


  “薯片小姐!你看!我给你带了好吃的!你最喜欢吃的哦!”周棋洛的眼神黯淡了些,却又立马恢复元气。从身后拿出了食盒,一脸自豪。


  女孩还未拒绝,就被周棋洛按在了餐桌旁。


  周棋洛先是给女孩夹了好几筷子菜,看到女孩的碗里堆积如小山才肯罢休。


  女孩默默接受了,小口小口地吃着碗里的饭菜。


  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,她认真地盯着周棋洛,不咸不淡地开口“周棋洛,吃饭对我来说不会带来满足感,只不过是维持身体机能的必要程序,你不必这么费心。我怎样都好。”


  周棋洛看着面前女孩认真严肃的样子,心揪似的疼,他再也听不到女孩叫他洛洛了。


  他勉强笑着开口“没事的!我希望能跟薯片小姐一起分享快乐呀!”


  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。


  他突然放下筷子,叫了一声女孩的名字。


  女孩听到他说


  “你能叫我一次洛洛吗?”


  女孩不知道为什么,泪如雨下。




【周棋洛24h生贺/12h】

我来丢人了

ooc注意


文笔离家出走系列


  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











     “薯片小姐!你还没回来吗?”

  视频电话那头的周棋洛明显看起来有些沮丧,但那双眸子却依旧如以往一样璀璨,万千光芒中染着零星的期待。

  “没办法啊洛洛,我这边真的走不开...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

  我有些无奈,对于周棋洛突然这么粘人,我还是有点惊讶,不过一个小时,他已经给我打了两个电话了,这种情况在之前还真的没出现过。但无论他每次提出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题,总是在最后一句问我什么时候回来。

  即使他粘人的像个小孩,我却对他还是没有一点脾气,每个电话都能耐心听他说上至少十分钟。

  “没事...薯片小姐你先忙吧,远哥找我呢!”周棋洛几乎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,却又恢复之前神采飞扬的样子,笑嘻嘻的跟我道了别。

  电话被挂断了。

  我愣愣的看着手机,周棋洛刚才那声叹气,却是被我听了个清清楚楚。一想到他这么可爱的样子,我不免又偷笑起来。

  “这笨蛋,装的还挺像。”

  你的生日,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?

  为了给周棋洛一个惊喜,我专门告诉周棋洛我要去美国出差,时间至少两周。他估计还以为我在美国忙的不可开交吧。不过这也不算骗人,毕竟我现在真的在美国啊。

  为了周棋洛,我特地熬了好几个通宵,提前把所有的工作全部解决了,可以准时回国给他庆祝生日,到时候一定要给他一个惊喜!

  我看着手中的光语卡,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。

  我匆匆收拾好行李,准备去机场登机,提前一周买的飞机票,也提前查了天气预报,确保不会晚点,不会错过这么重要的时刻。

  我一定要是那个第一个祝贺他生日的人。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机场

  “尊敬的旅客,上午好。航班H7569因不可抗力原因将晚点两个小时左右,给您带来的不便,十分抱歉...尊敬的旅客,上午好。航班....”

  本在候机的我突然听到广播上开始播报,我的右眼皮直跳,我急急忙忙从包里摸出机票,确认了一下航班信息。

  ‘航班H7569 9:00-21:30’

  “不会吧....点这么背?”

  我的双手紧紧攥着飞机票,机场到市区的路程至少有一个小时,晚点两个小时,再加上路上零零碎碎的时间,这怎么可能赶上周棋洛的生日呢。

  我看了一眼手机,周棋洛发了几条短信过来。

  “薯片小姐我好想你啊!”

  “薯片小姐有好好吃饭吗?”

  “薯片小姐...”

  看着满屏的‘薯片小姐’,我似乎都能想象出周棋洛生日时候的落寞神情,明明不高兴却还要强颜欢笑的神情,一脸委屈的埋怨我的神情....

  这些神情扰的我心神不宁,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一定有什么解决方法的!

  我边走向服务台边用语音给周棋洛回复消息,让他不要太担心我,又安抚性地说了几句话,好达到顺毛的效果。

  我尝试与工作人员了解情况,飞机想要再准点回来是不可能了。只有改签这一条路了。

  我的英语能力不算太差,正常的交流还是完全没有问题。我试着让工作人员给我改签,为了这次周棋洛的生日,我来的算是比较早,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。

  “很抱歉,小姐。最近的航班刚出发十分钟,如果您想要更早一些到达中国,我建议您换乘。最多可以早到二十分钟,但我认为这并不划算。”

  我愣了愣,看着手中的机票,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选择了换乘,即使是二十分钟,我也要争取机会。

  “您确定要换吗?”工作人员再次确认。

  “我确定。”

  “好的,这是您的机票,祝您旅途愉快。”

  换乘的地点我还算熟悉,我暗暗松了口气,但是事实上换完之后真的只能早到二十分钟,多一分钟都没有。

  我趁着空闲时间给周棋洛发了条短信,告诉他我接下来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,手机必须关机,让他不要担心我。

  抱歉啦洛洛,要稍微委屈你一会了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好在这次航班没有延误,坐上飞机之后我还是心神不宁,手中的光语卡已经被捏的有些许变形。

  我轻轻闭了闭眼,想让自己冷静下来,一闭眼又满眼都是周棋洛,不知不觉,周棋洛的音容笑貌早已深深烙印在我的心里了。

  飞机已经行驶了半程,明明是应该吃午饭的时间,我却一点胃口都没有。满脑子都是周棋洛的样子,这次千万不能再晚点了,如果这次的生日没赶上的话,我大概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棋洛了。

  “小姐?你还好吗?”

  旁边一个女孩子递了张纸巾给我,又问我需不需要晕机药。

  我笑着接过纸巾,婉拒了她的晕机药,随意瞥到了她的包是周棋洛一次活动的限定应援物,于是试探出口

  “你是....周棋洛的粉丝吗?”

  女孩一听这个,马上就来了劲,一改之前温柔端庄的模样,讲起来周棋洛简直就是滔滔不绝,完全跟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  女孩看上去家境不错,谈吐更是看出她修养极好,应该是出生在家境不错的家庭。

  女孩又讲了许多她的同好的事情,我便在一旁静静听着, 平时并不注意追星族女孩的生活,现在一听这姑娘这么一说,便发自内心地觉得当周棋洛的粉丝真的很幸福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周棋洛被这么多优秀的人喜欢着啊

  周棋洛总是很照顾她们,对每个粉丝都十分温柔,互动也很多,演唱会也没有黄牛来抬高票价。

  用女孩的话来说

  -----“周棋洛就是天使啊!”

  我笑笑。

  是啊,他就是天使啊。我何其有幸,能够遇见他这个天使。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23:15

  飞机最终算是没晚点,好在时间还算充裕,搭出租车的话说不定还来得及。

  可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大晚上都会堵车???

  我有些急躁地坐在车上,不时朝着车窗外张望,全都是形形色色的女孩子,上班的白领,家庭主妇,甚至还有穿着校服的中学生。

  “师傅,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
  我有些焦急,怎么会有这么多人,这个点不睡觉出来难道是来散步的吗?!

  “小姑娘你不知道吗?周棋洛的生日预热活动刚刚结束啊,你们小年轻不都喜欢他吗?那小孩长得是真讨人喜欢,我这把年纪了也挺喜欢他的呢。”

  司机师傅呵呵笑着,周棋洛不愧是是全民偶像啊...

  外面人潮攒动,出租车堵在路上简直就是寸步难行,我看了一眼时间。

  23:50

  完了!

  我大惊。

  这样根本来不及。

  “师傅对不起!我真的有急事!这钱给您,不用找了!今天真的很感谢您!”

  我匆匆甩下一张百元大钞,直接下了车。虽然我知道这样做有违交通规则,不过特殊情况特殊处理,下次我一定是个知法守法的好公民!

  车早已开到市区了,现在跑过去的话还来得及!

  23:51

  街边的灯光闪烁着。

  我匆匆在人群中逆流而上,我已经顾不上旁人看神经病一眼的眼神,更顾不上自己的形象管理了。

  街道两旁的树木快速倒退着,身旁的人也越来越少,耳边的喧闹声渐渐消失,世界好像忽而安静下来了。

  快了...这条路的尽头...就快了!


  23:59

  汗珠随着我的额角滴落,我大口喘着粗气,高强度的运动果然不适合我.....

  就差最后上楼的步骤了,我绝对不能停下!!!

  我只知道,我要去给周棋洛说生日快乐

  我要成为那个第一个祝福他的人

  “以后的每个生日,我都陪你一起过!”

  我绝对不可以失言。

  00:00

  ‘咚咚咚’

  周棋洛家门准时响起了敲门声。

  周棋洛有些疑惑,终究还是去开门了

  会是她吗?

  他带着心中的一点私愿,抱着一丝幻想开了门。

  还没看清楚来人,就被女孩扑了个满怀。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仿佛几十炮礼花齐放,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弄的措手不及。

  他听到女孩说了一句话,女孩说的断断续续,像是一路跑过来的,却还是掩不住女孩的激动

       他听的真切,他听到日思夜想的声音,他听到女孩在说:

  “周棋洛,生日快乐!”

  

我会在每个有意义的时刻,与你共存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真的很荣幸能够加入这么神仙的生贺组!老师们真的都超级好!

恩因为是定时发布我也不太清楚排版如何...放学回家会弄一下排版的!

感谢您能够看到这里